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卒舞 > 走卒 第三十八章 李大用巧计逆袭
听书 - 卒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走卒 第三十八章 李大用巧计逆袭

卒舞 | 作者:我等天黑| 2020-09-16 07: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魏溃的比赛没过多久就轮到了李大用。

这边李大用也是精神抖擞,挺枪出战。他曾经在武馆做武师,也算得上是精通十八般兵器,但是要说最擅长的还是长枪,而李大用在小团体内的练习中战绩也相当不错,仅次于杜荣,和魏溃不相上下。

其实李大用的早年间身体瘦弱,被武馆的老师傅告知并不适合练武,但是他较为聪颖,学习招式一点就通,再加上对于武术的向往而勤于锻炼身体,所以才练就了一身好本事。

其实众人在某些时候对魏溃还真是羡慕嫉妒恨——这家伙的提升速度也太快了,队伍里最强的两个人——李大用二十年的基础,杜荣三十多年的修炼,被这家伙三年就已经赶了上来。

所以说,人比人气死人啊。

不过李大用倒是并没有对此产生什么微词,反而真心替魏溃高兴,他认为,如果魏溃有一天超过了自己,自己也能从对方那里学习到更多的东西。

这边李大用飞身上台挽了个枪花,对着台下的观众抱了抱拳拱手示意,一套流程下来,动作行云流水非常漂亮。

却见来人慢慢吞吞地走上前来,扮相令人哑然失笑——这家伙右手是一把手臂长度的木刀,左手却举了一面半人高的大盾牌。

战场上步军一手持刀一手持盾很是正常,盾牌可以有效的保护自己的身体,也能组成阵线来抵御骑兵的冲击,在某种意义上盾牌比武器还要重要的多。但是今天又不是上战场,双方的武器都是木制的,丝毫没有性命之虞,这盾牌哥掏出来一面半人高的大盾来,也太怕死了一点,台下众人发出的哄笑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哎……”杜荣见到李大用的对手这副模样,不由得轻吟一声。

“怎么了?”魏溃就坐在杜荣旁边,见杜荣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开口问道。

“这孙子也太猥琐了……”杜荣摇了摇头轻笑道。

“盾牌确实没什么必要,这人有点小题大做了。”旁边的几人也纷纷附和道。

没想到杜荣却说道:“我的意思不是说他拿着盾牌怕死——你们看他那个盾牌上……”

众人听杜荣之言,都把目光都死死地聚集到盾牌上——那盾牌上分明是蘸了石灰!石灰几乎包裹着整个盾面,众人才恍然大悟——若是一炷香之内还没有分出个胜负,便要以双方身上沾到的石灰面积作为判定的依据,这盾牌半人高、树干宽,拿盾牌往人身上撞一印就是一大片石灰!

不得不说,有些人实力不济,在邪门歪道上面倒是很有天赋,这比武大会判断输赢的第四条规矩就是被这位盾牌哥钻了空子!

他们几个当然是向着李大用的,立刻对着盾牌哥的方向狠狠地发出了嘘声,不过嘘声很快就被淹没在观众们的哄笑声中了。马六子刚想站起来大声提醒李大用,却被杜荣轻轻按住了。

“不用担心大用,他应该能轻松取胜。”虽然杜荣这样说稍微安抚了一下众人的心绪,但是大家都还是提心吊胆的看着场上的情况。

两人刚一交手——不能说是交手,而是单方面的进攻。李大用这边攻势凶猛,枪尖如狂风骤雨一般向对方攻去,但盾牌哥只是用盾牌左拦右挡,丝毫不给李大用突破自己防守的机会,半天过去右手中的大刀连动都没动,仿佛是个摆设似的。

天狼军中大多都是些打仗不要命的热血汉子,向来只爱看双方对攻的激烈场面,力量与技巧的碰撞博弈才能激发出这群人的斗志出来,见盾牌哥一直都像个王八似的只防不攻,台下又响起了大片的嘘声和笑声。

饶是如此,也没能影响到那盾牌哥的防守节奏,他依旧是不紧不慢地抵抗着李大用的枪尖,活脱脱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一般。而李大用却微微受到了这些嘈杂声音的影响,他只道这些嘘声是为自己半天都攻不破对方防守而嘘的,心中愈发焦急起来,手心脚心一直在冒着热汗。

李大用的迟钝与焦急自然是被盾牌哥捕捉到了,虽然盾牌哥动作迟缓又毫无美感可言,但是他的精神可没有一点放松。在李大用愈发散乱的进攻节奏之下,他竟然抢到了一个破绽!

这是他第一次把右手中的木刀挥向李大用,而李大用的反应也很快,手中长枪如同毒蛇吐信一般凌厉刺出——他想趁着对方挥刀出击的时候直接打破对方的防御,赢下这一局。

可是他却料错了盾牌哥的想法——这家伙哪里是要展开反击?分明就是如同杜荣之前所说的那样,想靠着钻规则的漏洞取胜!

那挥砍出去的一刀只是一个诱骗李大用露出破绽的幌子,真正的攻击却是在他左手的大盾上!

盾牌哥用肩膀顶着大盾,全身都缩在盾牌后面向着李大用撞了过去,李大用的枪锋已经探出,顿无收回的道理,只能侧身去躲避——虽然躲过了这一记蛮横的冲撞,但还是被半个盾面擦中了肋骨,从肋下到大腿处顿时出现了一片灰白色的痕迹。

“我靠!好卑鄙!”不止是魏溃他们一帮,就连围观的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都叫出声来,也算是为李大用抱个不平。不过盾牌哥当然也是有支持者的,他的支持者们则是笑嘻嘻地嚷道:“兵不厌诈嘛!人家又没有违反规则。”

在场的所有人中,最难受的当然还是和盾牌哥交手的李大用,他一见盾牌哥举着盾撞过来便知道对方在耍什么把戏了,可惜还是自己慢了一步被对方剐蹭到了。而经过这一剐,形势一下子对于李大用来说就变得不妙起来。

李大用的枪头也是点到了几次盾牌哥没有保护住的手臂和大腿的,但寥寥几个石灰小点显然是不如自己身上那一大片石灰末显眼的,这样下去自己可是必输无疑啊……

果不其然,盾牌哥在得手之后又开始了自己原先那个“王八战法”,一手拖字诀用的真是巧妙,而在盾牌哥的软磨硬泡之下李大用又一次失手了——在香烧到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盾牌哥故技重施又在李大用的身侧添了一片“伤口”。

在场的人都摇着头,似乎是觉得胜负已分。

“这可怎么办啊,老李要输了……”魏溃的面色也变得焦急起来,不断地喃喃自语着,两手紧攥着裤腿。

“还有机会。”没想到身边的杜荣却制止了同伴们的抱怨,他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擂台,虽然其中也充斥着担心,但是语气却无比的坚定。

其他人听杜荣这么说,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还是不断地嘀咕着——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反败为胜的机会呢?

眼见得香越烧越短,大局已定,台下的人们早已不似方才那么紧张,现在倒是只盼着赶紧结束,好让下一轮打擂的人给他们洗洗眼睛,重新提振一下士气。

快要结束,也不是已经结束——李大用依然竭力奋战着,尽管他的劣势是如此之大,尽管时间已经所剩不多,尽管他的体力快要枯竭——只要香还没烧完,他就没输,他就仍然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渐渐的,枪愈来愈慢,力道愈来愈小,李大用的体力早已接近了干涸——盾牌哥当然能察觉出来这个对手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不仅是盾牌哥,就连台下的观众们也都能看得出来李大用越来越慢,越来越轻的攻击已经丝毫没有威胁了。

就在盾牌哥准备放下盾牌,给力竭的李大用最后一击时,他突然嗅到了一丝怪异——不对!这家伙……是装的!

如果他真的力竭倒下的话早就该倒下了,而他足足用这种不疼不痒的攻击打了我将近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他一直在放慢节奏,等待着我放松警惕之后使出最后致命的一击!

是的,李大用此前所有的轻、慢,也都是掩人耳目的幌子,他的目的就是以慢打慢,再击其懈怠,出其空虚!在盾牌之外,李大用已经蓄足了力气,准备用十二分的实力打破对方的防御!

长枪起舞带起呼啸的风声,高高举起,从天而落,枪锋直指盾牌后的头颅!

可是盾牌哥已经看破了李大用的伪装了……他不紧不慢地矮下身子举起盾牌将自己的前方和正上方封了个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这一局终于是我赢了,盾牌哥这样想道。

怎么这枪……这么轻?难道这家伙真的已经力竭,刚才那气势十足的一击才是做做样子?

靠,还真把老子给吓住了,啧啧,没能用最帅的一招赢下来还是挺遗憾的。

不过好歹是赢了。

就在盾牌哥在盾牌底下胡思乱想之时,台下的将士们却看得清清楚楚——李大用的力竭是演的不假,但是这惊艳一枪竟然也是演的!这家伙的目的是要盾牌哥把盾牌高举起来——以此来遮挡自己的身影!

是的,在盾牌哥已经畅想起自己胜利的时刻,场上的形势已经有了巨大的逆转,而这巨大的逆转却被盾牌哥的盾牌完全遮挡住了,致使他自己还完全不清楚身边发生了什么。

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很清楚——李大用那气势磅礴的一枪也是虚招,他弃枪而走,身形极快地悄然溜到了盾牌哥的身后!

他全程赖以仰仗的大盾,最后却变成了自己的绊脚石。

李大用双手抓住了盾牌哥的肩膀,目眦欲裂,大吼一声:“给我下去!”

盾牌哥只觉得自己的双肩一痛,身体便已经腾空而起,片刻间又摔到了台下,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瞬息之间。

香,刚好差一点烧完。

李大用逆转了自己的巨大劣势,完成了决胜的一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