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异界逍遥神王 > 第四百七十九章 炼婴
听书 - 异界逍遥神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七十九章 炼婴

异界逍遥神王 | 作者:孟子| 2020-09-16 07: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有一个人你要格外小心,最近一名大耳和尚一直在我南宫家附近游荡,似乎有意为之,他好像对我南宫世家格外关注,此人虽浪荡无为,但可以看得出是一名高手,难保此人怀有什么企图,你和陈圆圆最近当深居浅出,以防不测。”紫荆公爵说道。

程刚若有所思,说道:“护院曾向我禀报了此事,此人确实形迹可疑,可是暂时也看不出他对南宫世家有什么不轨之心,而且碍于其身份,又不便趋离,否则必将引来闲言碎语,于家主不利。”

“此事你全权处理即可,我南宫世家虽然势弱,但这里是帝都,就算是杜家也不敢对本座出手,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你的安危。”紫荆公爵语重心长说道。

闻言,程刚只觉心头一热。

“谢家主,此恩此情,没齿难忘!”

“天色不早,你且去早些休息吧!”

“程刚告退!”

很快,程刚魁梧的身形消失在夜幕下。

紫荆公爵举头望天,不时长吁短叹,谁都不知道他在盘算什么。

帝都之外一处陡峭的山崖,一道身影风驰电挚般激射而来,在崖头落定。

来者正是南剑天。

这里十分隐蔽,且人迹罕至,很多地方都是从未有人踏足的处地。

南剑天见四下无人,他当即跃身飞下悬崖,在半山腰他凭空悬浮,而后拔出了修罗剑。

一道炽盛的乌色剑芒刺出,径直将坚硬的山壁打出一道十丈深浅的巨洞,且山洞四周被修罗剑气侵蚀的虫洞相连,身在其中就像进入了太古虫洞一般。

当下南剑天闪身入内。

古洞之内,他很快禅定下来。

他此行而来是为了将修为再次提升,事实上从正邪之战开始,他从金丹初期破境到现在的金丹中期巅峰不过短短半月光景,并非他急于求成,源于他在结丹期厚积薄发,并且奇遇不断,才造就了今日的他。

而今他急于破境并非鲁莽,而是源于在神龙那里得到了‘炼婴术’,既以元婴为引,炼化入体,使自身打破壁垒,获得境界上的飞跃。

此门功法类似于吞噬,却又有别与吞噬,‘炼婴术’讲求的是将对方的功法和元力化为己用,并锤炼自身,以达到对方道统完全与自身相容与契合的目的。

‘隆!’

一声巨响,石鼎在甬道内落定,化为房舍般大小,几乎占据了整座通道。

在石鼎内部,上官飞鸿的元婴全身被秩序晶丝洞穿,每一根几乎密不可见的晶丝在压制他修为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汲取他体内的力量。

如此此消彼长之下,留给上官飞鸿的时间怕是真的不多了。

上官飞鸿整个人化为一只‘巨茧’将自己包裹在内,抵御极火的侵蚀,也只是起到暂缓的作俑,他体内的生命源力如抽丝剥茧般被源源不断地抽走。

伴随这些的进行,他身上的气息愈发衰弱。

“看你能够忍到何时?”南剑天冷笑一声,当下打开禁制,虚空中出现了一座神秘门户,菩提树产生无穷无尽的纯阳之气,对他灌顶而下。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菩提之树破除虚妄,更有醒神开窍之能,此刻,种种明悟涌上心头。

……

时间一转眼已是三日之后。

虚空中晴空万里,仙鹤长鸣,有种说不出的惬意。

洞府之内,石鼎争鸣,在这股惊涛般的力量碾压下,整座山脉在无限龟裂,裂痕已经蔓延到了南剑天的座下,他仿佛全然无察。

就在这一刻,石鼎释放出无尽的‘霜白’,那是天地之始的石之气息。

地面上就像凝结了一层霜华,龟裂的缝隙被‘霜白’冻结,而后奇迹般的弥合如初。

此时,南剑天似有所悟,眉宇紧锁,面前明暗不定。

伴随元力的不断积聚和对境界感悟的加深,他已经到了破境的紧要关头,

也就在此时,原本‘羸弱不堪’的上官飞鸿突然双目暴睁,全身散发出浩荡的气息,刹那间巨茧被震碎,他整个人迸发出绚丽光芒。

“你竟如此托大,真以为本座会束手就擒吗?你会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代价,生命的代价!”上官飞鸿脸庞充满煞气,整个人的气息再次拔高陷入狂暴。

‘嘭嘭!’

秩序晶丝不堪重负,居然在他全力施为之下在不住绷断,每当拔除一根打入体内的晶丝,他的气息都会增加一分。

不过短短时间,他的实力已经恢复了三成有余。

显然他蓄谋已久,等待这一刻已经多时。

自始至终,南剑天都是风雷不惊,保持着禅定状态。

“死到临头居然还能保持镇定,本座都不免由衷佩服你,现在本座唯一欣赏的便是你的躯壳,年轻而充满活力,透过眼前的你,本座看到了一颗极富活力的心,夺舍本就是一把双刃剑,没想到竟是你逼迫本座走上了这条路,不过说回来我还要谢谢你,拿来吧,本座的皮囊!”

上官飞鸿全身真火燃烧,他甚至不惜燃烧寿元,也要拼死挣脱禁锢。

只要能够脱离这里,夺取眼前的这副‘半圣’体魄,即使折损寿元也在所不惜。

秩序晶丝被煅化的火红,有的在陆续绷断,形势已岌岌可危,尤其是现在南剑天到了破境的紧要关头,更是不容有一丝的干扰。

“一切都结束了,你所有的辉煌,都将成就本座,你放心,本座会用你的身份照顾好你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你心爱的女人!”上官飞鸿发出淫邪的笑容,就欲一鼓作气震断所有的秩序晶丝,而后对南剑天进行夺舍。

然而,下一瞬他的笑容突然僵固,一株翠绿的玉树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的虚顶,蓬勃的根系化为黑色的鞭子,狠狠地抽在他的识海深处。

“啊!”

上官飞鸿发出一阵哀号。

漫天触手,陡然向他的天顶罩下,每一根触手都刺穿了他的天顶盖,生生洞穿入其识海,化为牢笼,将其神念彻底禁锢,并且,触手释放暗黑气息,每道气息都仿佛一柄宝剑,在他神念上割下深深浅浅的刀痕。

他仿佛遭受了最为残酷的凌迟酷刑,只是并非肉体上的,而是彻入灵魂。

“不!”

上官飞鸿发出凄厉惨叫,整个人仿佛被蛇蝎蛰中。

他的脸色仿佛吞腊,整个人脸庞一阵扭曲,皮肉之下一阵不自然地痉挛,仿佛有无数血蛇在其中左冲右突,想要突破出来。

“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上官飞鸿发出不甘地怒吼。

“正如你所说,你的躯壳同样对我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尤其是这副元婴之体!”上官飞鸿识海响起南剑天的声音。

“炼婴术,竟是失传已久的炼婴术,你怎会懂得如此邪恶的法门。”上官飞鸿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相对于自己的隐忍不发,对方更是蓄谋已久。

“夺舍一旦成功,也会直接令人神识俱灭,与死亡无疑,炼婴术只是针对元婴之体,远不及夺舍更加邪恶!”唯美

“想借助本座的元婴之体更上一层楼,痴心妄想,本座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意!”

上官飞鸿目光决然,陡然他厉喝一声,全身气息狂乱,就欲自爆身亡。

“没有我的同意,你连选择死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此时,上官飞鸿才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他始复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掌控自己的躯体和神识,就连自爆都无法完成,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步入消亡。

“不,我不甘心!”

“小辈,我诅咒你永世沉沦,堕入阿鼻地狱!”上官飞鸿发出恶毒的诅咒。

“阿鼻地狱,我很喜欢这个称谓,因为我本就源自地狱,就让我成为所有人的噩梦吧!”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自始至终,南剑天纹丝未动,那是他心底的声音,在无声呼唤!

强大如上官飞鸿,最终还是被压制了下来。

在一阵痛苦的低沉怒吼后,秩序晶丝再次洞穿了他的体魄,将他的修为彻底压制,甚至神念也被黑色触手掌控。

石鼎内形成了九道天龙,皆是由元气火焰所化,乃是由无尽的金丹和灵宝煅化而成,蕴含生命至精!

在极火的锻造下,上官飞鸿陷入了沉睡,一股前所未有的疲敝感将他吞没,他知道不能睡去,否则可能永远无法睁开双眼……

但是他发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对法体的掌控权,他就像堕入了无边深海,在下沉的同时只能看到海平面的刺眼光亮,而他本尊则渐渐陷入沉沦,在他的身后是无边黑暗,就像一个亘古凶兽要将他吞噬。

昆仑神木根系化为的触手仿佛可洞穿幽冥,在它的爪牙只见缠缚着一个与上官飞鸿别无二致的魂体。

上官飞鸿还在做最后的挣扎,脸庞布满惊惧。

触手化为一柄长矛,刺穿了他的眉心,魂体被刺灭,被触手撕裂成数段,而后吞噬。

这一刻,上官飞鸿整个世界陷入了沉沦,一代枭雄宣告陨灭……

与此同时,无极门祠堂之内,上官飞鸿的本命元灯突然熄灭,本命魂牌也毫无预兆地炸裂。

数日来,上官燕一直都守护在这里,希望可以藉此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至少可获得心灵上的慰藉。

可是此刻,眼前的一幕将她吓呆了!

上官飞鸿的本命元灯和本名牌都相继熄灭和炸裂,结果已经不言而喻。

“父亲!”

上官燕忍不住小声的哭泣出来。

虽然她早已料想到了这种结果,可是在内心依然无法接受父亲的离去。

……

洞府之内,南剑天仿佛化为鲲鹏,鲸吞海吸,对于纯阳之气和生命至精来者不拒。

上官飞鸿的元婴之体化为一道磅礴的元气长河,向他灌顶而下。

伴随一切的进行,南剑天的气息节节攀升,只是元婴之体蕴含的力量实在太过庞大,若想快速融合须得另辟捷径。

毕竟上官飞鸿作为一名元婴期高手,底蕴深厚,他体内蕴含的元气足足是普通元婴期修士的两三倍,足见修为精深。

也正因此,南剑天若是成功融合元婴之体蕴含的磅礴之力,他的修为将会踏上一个全新的层次,即使没有一步踏上元婴期,至少在修为和底蕴上已经可以与元婴期老怪相媲美。

“看来是时候加快破境了!”南剑天神念一动,其人已经凭空挪移到九天轮回第四层。

百倍逆时差开启,南剑天的修行速度也实现了‘开挂’。

三日后的一天,悬崖附近的山脉突然地动山摇,地面在龟裂,现出黝黑的裂缝。

这阵异象已经持续了数次,久久不息!

一开始还有飞禽走兽到处飞避,鸟雀惊飞,只是后来随着震动频率的加大,越来越多的凶兽选择迁徙,将巢穴搬往十万大山深处。

南剑天多日来全神破境,自然不会知晓他的到来对附近的影响。

九天轮回之内百倍时速流转,外界三日,九天轮回之内已经过了三百个日夜。

在这三百天之内,南剑天彻底融合了元婴之体,并将上官飞鸿的最后一丝灵智成功磨灭!

“终于陨灭了,原来斩杀一名元婴期修士竟是如此大费周章,尤其是上官飞鸿,更是强横的令人战栗。”南剑天不由得感慨。

他全程以昆仑神木和秩序晶丝甚至是石鼎在内的逆天法宝压制住上官飞鸿,确保吞噬的正常进行,在这个过程中上官飞鸿几乎没有发出有效的抗争,这也就是说,一名元婴期老怪站在原地让你杀了三百日,才将其形神俱灭!

这是一个可怕的结果,也更让南剑天认识到了元婴期的可怕。

金丹境到元婴期,虽只是一境之隔,却是天差地别!

这就像是一个刚刚学会蹒跚走路的孩童,甚至无法提起宝剑,却突然之间挑战成人的世界,有一种说不出的荒谬。

“蓬!”

山脉炸裂,洞府所在的悬崖更是被狂暴的力量崩碎,化为废墟。

一道身影射入了苍穹,他背负了双手,背后天使之翼鼓动,感受着丹田内澎湃的元气波动,他的内心一片振奋。

他屈指一点,一道炽盛的光芒打出,斩灭了数座山脉,天地陷入了一片沸腾。

这只是一指之力,南剑天暗自心惊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有几分难以置信。

要知道此刻他并未动用任何功法,纯粹是以内力发出。

完成晋阶以后,他的修为早已更胜以往,比任何时候都更惊艳。

“金丹后期,终于成了!”

南剑天只觉全身充斥着用之不竭的力量。

“即使再对上影寒寻、白玉晨等人也有了一拼之力,就算是对上仙宗天胤,至少也有了自保之力。”南剑天自语。

“帝都的一切告一段落,天南,我回来了,父亲母亲,孩儿回来了!”

南剑天心中有一道声音在呼唤,那是对亲情的愧疚,父母双亲年事已高,而他竟不能在双亲身边尽孝,害他们苦守茅庐,日日夜夜牵挂并为自己担忧。

此刻,他归心似箭,内心似有一万道声音在呼唤,唤浪子回家。

那份对双亲的愧疚,在他心中已经无可阻止地席卷开来。

下一刻,南剑天踏碎虚空,他背后羽翼飞速鼓动,接着他整个人俨然化为一道黑色疾电向前方激射而去,瞬息间已经是十里之外。

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回家的脚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