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忘归 > 第四百一十一章 索命奇香
听书 - 忘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一十一章 索命奇香

忘归 | 作者:水风轻| 2020-09-16 07:5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怎么回事?”

大罗冥王一声断喝,双手向前一挥,急风骤起,将身前诡异的火光,扇得偏了偏。

苏迈本意并不在伤人,只想护住那莲池而已,故而当劲风吹过时,他亦未加抵抗。

那火光复又覆在莲池之上,烈焰滔滔,看上去颇有些吓人,不过若不去招惹,倒也并无甚凶险。

大罗冥王修为过人,自知这东西来得并非偶然,身形往莲池上空一飘,双眼白光闪动,朝莲池边的魂群中扫来。

苏迈和夜雪见状,顿觉不妙,正自忐忑时,忽又听得半空中传来声响,仔细一听,却是含烟之声。

苏迈忙抬头一望,却见不知何时,含烟已现身那莲池之上,离大罗冥王所在,不过数丈。

一袭红衣,长发飘飞,在这血月映照的山顶之上,显得格外突兀。

“你……,为何在此?”大罗冥王很是意外,见状突然叫道。

“同你一样!”含烟冷冷应了句,表情很是淡漠。

“不可能……”大罗冥王咆哮一声,随后急道:“没有渡魂船,你不可能到得此处!”

“哼……”含烟轻哼一声,似乎并不想解释。

“含烟,你……可还好么?”

虚空之中复又有红光亮起,不知隐于何处的广流王亦现了出来。

“好么……?”

含烟身形看去,较之广流王和大罗冥王浅淡少许,不过脸上神色亦可看得出来,只见她微仰起头,却是望向虚空,似在回复,又似自语。

“哈哈……,自然是好了!”

大罗冥王见状,狂笑了一声。

“镜天湖畔,有大雾弥天,山不见山,水不算水,即无来路,又无去途,比之浮空城中,自是逍遥得多!”

片刻,又见其接道,声音颇有几分愤懑,在场者,无论人魂,皆听得出,个中之恨意。

含烟对此,却无甚回应,只是嘴角多了几分讥色。

“很抱歉,这些年我忙于修炼,却忽略了你!”广流王沉默半晌,始道。

“我不过是一工具而已,在你眼看着我离去之时,你我之间便再无关系,今晚,镜天湖也好,浮空城也罢,均与我无干!”含烟长发无风而动,声音听起来,并无太多情绪,这模样,比之在那镜天湖畔广场之中,楚楚可怜之态,却是截然不同。

苏迈听来,亦觉有些诧异,弄不清这含烟到底在打的什么算盘。

复朝其望去,却见她手中的紫香,此刻亦终于燃到了尽头。

“苏迈,有些不对!”

夜雪原本在一旁冷眼观望,听得这含香之言,亦有些纳闷,但当她望见含烟在那紫香消散之时,嘴角闪过一丝笑意时,却突然感到一丝不对劲。

下意识地运了运气,却发现,全身气息莫名有些停滞。

“怎么了?”苏迈望见夜雪脸色有些不对,急问道。

“我们上当了!”夜雪轻呼一声,随后朝半空望了望,又道:“含烟的香,有问题!”

苏迈一听,忙检视自身,却未有甚感觉。

夜雪见状,又解释道:“你身无修为,反应自会慢一些。”

“她如此行事,是何意图?”

“不清楚,只怕在场者,皆已中了招!”

“你是说,大罗冥王和广流王亦不如外?”苏迈惊呼一身,好在身侧的阴魂们皆在望向半空,倒未引起甚注意。

“她等到这香燃尽才露面,自然应有所图吧!”夜雪应了一声。

苏迈闻言,心下自很是不悦,这含烟看上去柔弱孤苦,甚至被弃于镜天湖畔数百年,本来还觉其情可悯,其状可怜,如今看来,自己还真是太天真了些,这些阴魂虽灵智已不如在世之时,但数百年甚至千年的修炼,却已非寻常人类修士可比。

“她不会,连我们也要除掉吧?”轻呼了一声,苏迈脸色有些难看。

“本来无怨无仇的,犯不上害人,只能怪我们运气太差,自己跳进火坑之中!”夜雪无奈地回了句。

“火坑?”苏迈闻言,突然心中一动。

“有办法!”朝那莲池中间一指,苏迈面有喜色。

看样子,他是想必要之时,躲入那劫火之中。

“只怕没这般容易!”夜雪摇摇头,神情有几分忧虑。

她原本想着,借这含烟之力,出手抢夺金莲,却不引狼入室,这女魂包藏祸心,却将他们二人一起拉了进去。

而此刻,半空中的含烟,声音又传了出来。

“今夜,这一切恩怨,都将了结了!”

夜雪抬头望去,却见她双手如穿花戏蝶般舞动,片刻,突有一阵奇香自山顶四处涌来。

这味道,忽浓忽淡,微甜而有清芳,乍一闻之,极是舒适,再吸入时,却隐隐令人心生怯意,却不知是何物所造。

“弑神香!”

大罗冥王首先认了出来,随后又听得其沉喝道:“你个贱婢,敢暗算我等?”

“你不好好呆在镜天湖,却妄想收回这孤山,甚至染指浮空城,有了今日,皆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含烟眼带厌色地望了他一眼,闷声回了一句,随后,又转向那广流王,冷冷说道:“还有你,今夜便留在此罢!”

“哈哈……不自量力!”广流王尚未回话,大罗冥王却抢先笑了出来。

话音一落,那三千烦恼丝复又狂舞而起,朝含烟卷来。

含烟见状,脸上闪过一丝轻蔑,随手往身前一按,却见一具玄黑色的瑶琴凭空而现。

随着她双手轻挥,忽有一阵古怪的琴音随之而起。

按说,当初在那流花渡口,目睹了水轻盈和赢月的旷世绝技,后听那曲道士的一番点评,对琴之一道,苏迈颇也有了些认识,这琴音清亮者,有如高山流水,奔腾激越,而低沉者,复如孤芳夜放,幽独而牵人愁绪,当初琴公子一曲留仙引,令在场众山民陷入癫狂,虽有魔音之故,但其神乎其技,却连水轻盈亦不得不叹服。

而此刻,这古怪琴音,却是如怨如诉,绵绵不绝,浑不似过往所闻之音,甚至,苏迈都在怀疑,是否便是含烟手中之琴所奏。

不过,片刻之后,含烟便向他证实了,这琴音的威力。

只见大罗冥王那铺天盖地的发丝,在琴音响起之后,竟然柔顺得有如闺中女子的长发一般,直直地垂了下来,更古怪的是,那琴音稍有起伏

,这发丝便随之起舞,看起来,已不像是大罗冥王所有,反倒成了含烟手中之玩物。

“稽方,这弑神香我炼了数百年,为了就是今夜,你以为,就凭你这几根发丝,便能逃得掉么?”

含烟边抚琴,边缓缓说道。

而此刻,在不远处的广流王,亦是面露苦色。

苏迈倒未觉有甚,不过身侧的夜雪,却很明显有些不适,而那围在莲池之畔一众阴魂,竟如被召唤一般,朝含烟身侧飞去。

一时间,如百鸟朝凤,聚在那红衣虚影的身后。

这一下,却突然将夜雪和苏迈两人空了出来,那莲池之畔,剩下两个身影孤零零地伫立。

苏迈亦始料未及,先前有众阴魂掩护,倒还不甚担心,此刻,一下子暴躁在众魂之前,他心里自很是不安。

在这大罗冥王和广流王的注视之下,他们想隐瞒只怕也很难。

二人对望了一眼,皆是一脸苦色,不过,对方未出声之前,他们自然不会不打自招。

“呵呵,今夜还真是热闹啊!”大罗冥王冷笑了一声,随后道:“想不到,这孤山之上,竟还会有生人出现,着实稀奇!”

“韩尾生,你那浮空城,都死绝了么!”顿了顿,又见其朝广流王喝道。

广流王似乎亦被这琴音弄得甚是难堪,闻言,亦讥笑一声,回了句:“若无你的渡魂舟,这两人,又如何至此?”

含烟身后的一众阴魂,此刻闻言,皆是一阵哗然,谁也未料到,先前这无数魂灵之中,竟然隐藏着两个活人,只是奇怪,为何却感受不到一点气息?

“这两人,乃为取这金莲而来,那池中之火,便为轮回劫火!”含烟闻言,亦懒得听他们多费口舌,她这话一出,很明显便听得出来,这两活人,自然和她有关。

“含烟,你为何害我们?”既然行藏已露,苏迈自然再无顾虑,干脆朝半空沉喝了一声。

“这弑神香乃对付魂灵之用,对你们虽有影响,但还不会要命!”含烟淡淡应了声,随后,手中动作却又加快。

身后无数阴魂如获军令一般,径朝广流王和大罗冥王奔去。

大罗冥王对此,自然毫不在意,看都不看一眼,黑丝一挥,却朝苏迈和夜雪袭来。

二人未料他突然发难,等到反应过来时,发丝已近眼前。

夜雪一把拉住苏迈,往后疾退,随后星月剑一挥,星轮顿现,挡在了二人身前。

一片碎芒星星点点,随之洒落,这一招之下,星轮便被击溃,大罗冥王的三千烦恼丝,在吸收了无数阴魂之后,这威力,立时显现了出来。

夜雪心中大骇,心知自己所修之术,对付普通魂灵倒可一试,但面对大罗冥王这类快修成人身的阴魂,却很难凑效,更何况,受这弑神香的影响,夜雪此刻的修为,亦大打折扣。

正犹豫间,那发丝复又射来,苏迈情急之下,黑剑一挑,将那劫火召回,一片红光闪着烈焰,朝那半空卷去。

这三千烦恼丝,乃是大罗冥王修炼多年之物,自然不像那寻常阴魂一般,瞬间被烧个干净,但这火光一触及那发丝,虽未立时发难,却突然有无数火花,如活物一般,顺着那发丝,朝大罗冥王飞去。

fpzw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