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少年天启 > 前尘 第八十三章 千年公(二)
听书 - 少年天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前尘 第八十三章 千年公(二)

少年天启 | 作者:遇见萝莉| 2020-09-16 08:0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骨国/白鹫玄都】

战云披着衡姬准备的兜帽外袍和遮住鼻子往下半边脸的面具。

战云明白衡姬的用心,毕竟他这张脸太像盖世铎一真。

不论私下里如何明媚娇俏,走上街头的衡姬又恢复了正儿八经的弈奴做派。

不紧不慢跟在战云身后,目不斜视,面容恭良温顺。

她脖子上带着一个铁项圈,项圈上绕着一条锁链。这锁链本应该由战云牵着的,可男子死活不肯。

走在街头,战云有些后悔先前没听衡姬的话,乘车出行。虽然他的打扮低调,可他身边这美艳的弈奴却赚足了眼球。

这不仅因为衡姬瑰姿艳逸,绀黛羞春华。

还因为出行前战云心血来潮,认为女子应该都爱盛装出行,就让这凄苦半生的弈奴凭她自己的心意好好打扮一番。

衡姬会错了战云的意,认为主人是想带着美奴给自己争面子。

忙换上了她布料最少的薄墨灰绣花纱裙,玉粉敷面青黛描眉,红脂点唇面贴鹅黄颊绘靥妆,照照镜子,又在十根尖尖长长的指甲上涂上艳红的蔻丹……

战云看着越来越妖的女子,面颊抖了抖,目光畏缩别过头去。

可女子以为战云是嫌弃自己不够贵气,配不上玄太子的兄弟谢云公子。

她连忙翻出玄太子赏下来的珠宝箱子,掏出大耳坠子和两串叮当作响的手环戴上,当她准备再去寻串腰饰时,战云终于开口了。

男子的语调颇有些有气无力:“已经……特别,嗯,特别好看了,就这样吧……”

……

走在繁华的骨国玄都中,战云粗粗一扫,就能明白自己身边这个女子是最最夺人眼球的。

哪家的弈奴有这般姿容气质?哪家的弈奴如此光彩照人?

战云想起了西域金戈铁马的炎阳郡主盖世杰,想起了没有血缘却毫无隔阂的妹妹战滟宛。不由心中叹了一句,人同人,真是不能比。

衡姬自然也明白这点,心下好不得意,态度却愈发恭顺。似乎打定主意就要让别人羡慕自家公子。

战云一路东张西望,对他来说,骨国的一切都是新鲜的。

“那边那家点心店的虾仁饺子最是精致,两口一个刚刚好。再配上一碗热腾腾的飘着葱花的汤,能暖到心底去。”

“那边那个转角,坐着一个老伯伯,对,就是那个。他的手艺好人更好,很多弈奴衣服穿破了,他也给悄悄补上不收一个钱。”

“那边那家小酒馆,老板的鱼煮得最是鲜美,公子有兴致,可以去要上一条鱼,温一壶老板最得意的长白酒。”

战云在衡姬身前走着,目之所即,衡姬就给战云低声介绍。

接着,战云又看见了那家三层的楼房,店铺门口摆着一副穿着性感的黑衣裙的骷髅,那骷髅摆出一个妖娆妩媚的姿势。

店里一群衣着性感的骨族弈奴对着店外挥手。

战云记得他初入骨国,一车的骨族望见这家店,都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此刻店门口站着一位中年的男子,他一脸厚重脂粉,又白又红,见人就咧开嘴笑。在他夸张的表情中那厚重的粉一下下抖落。

“这是白鹫玄都最有名的酥骨坊,骸顶里很多大人都爱这里。这里的弈奴什么花样都能玩,公子这般英俊不俗,只怕弈奴们一个个倒贴过来求公子摆弄。”

衡姬见战云停下脚步,望了一眼酥骨坊的二层,她连忙说道:“那二层探出头的是叫姚红的弈奴,最近风头正盛,多少大人物都想一亲芳泽。如果是公子这般身份和气度,要几个姚红都不是问题。”

这些话若是换个人来说,就显得又谄媚又虚伪。可从衡姬口中说出,却透着一股子别样的真诚。

战云只是笑笑,收回目光:“别到时候她们一个个见了我的容貌,就和见了鬼一样扭头就跑。”

“不会的公子!上次是奴,是奴罪该万死!”衡姬有些慌乱。

“为何这么确定她们不会同你一样害怕?”战云望着她,一脸调笑的神情。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此刻他像极了他的兄弟,西域尊主盖世铎一真。

“这玄都民间传着,西域尊主青面獠牙,丑陋不堪。这些弈奴哪有见过西域尊主的容貌。”衡姬解释道,“奴因为是骸顶的奴隶,这才见过西域尊主真容。”

这回答似乎让战云满意了,他没有多问,继续在街上行走。

其实他心底也是真的满意了。

不论怎样,他明白了一点,他走进这酥骨坊是绝不会有人尖叫的。

可要说为什么不害怕尖叫?原因有二,一坊的弈奴要么装作没见过盖世铎一真的容貌,要么就是真的无知。

谁在装傻,谁在骗人?或者说,怎样的女人最会骗人?

战云心底笑了笑,不留痕迹地望了一眼身边的弈奴衡姬。

“前面似乎有一家卖,嗯,卖女人喜欢的东西的铺子。”

战云指了指前面一家看上去很有档次的商铺,那店铺足有隔壁两间店铺的三倍大,甚至赶上了那先前摆着二十来张桌子的小酒馆。

“这是媚骨阁,里面卖的东西可贵了,有钱有势的大人们经常光顾,然后用来送给对门酥骨坊的美貌弈奴们。这两家有来有往,共利共荣,相互扶持至今……”

衡姬的话没说完,战云就先一步走向那家名字极俗气的媚骨阁。

战云刚踏进一步,扑面而来的脂粉气息就令他几欲窒息。

他稳了稳脚步,头铁地走了进去。

店内不多不少,站这十几个单看衣装就知非富即贵的骨族男子。

他们站在排排柜子前俯身挑着各色胭脂水粉。战云站了会儿,适应了这一屋子香气后,瞧着一屋子女人用的东西。

屋子里摆着各色女人的衣裙,这些飘逸如烟的布料是骨国独有的云烟绸。

改摆着各种精雕细琢镶嵌珠宝的骨钗子骨簪子。

最多的还要属女子的妆品。

同天启明艳的胭脂水粉相比,骨国女人的脂粉偏暗色,大多是烟青,鸭青,深栗,黛色,亮些的也就是梅染,绛紫,茶色,深红。

可这些略微深沉的颜色摆在精致的小盒中,同样好看,而这些颜色上在貌美弈奴的面上更是动人。

战云望了一眼身侧的弈奴,她虽然依旧站在自己身侧,可看得出来她对这一屋子的东西很感兴趣。

“公子是要买些给隔壁酥骨坊的弈奴们吗?奴可以给公子推荐……”

衡姬的话被打断了————

“呦,这是谁家丰盈窈窕美娇奴?”一个极不讨喜的声音传来。

战云心下一动,转过身去。

来着是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斯文中年人,看他衣着打扮,像是个在骸顶有官位。

看他身后那两个健壮结实的绿眼睛保镖,看他那双眸中的底气和傲慢,战云赌他的地位绝对不低。

来人似乎是放肆惯了,丝毫不将战云放在眼中,他用扇子顶起衡姬的下巴,啧啧叹道:“丰神冶丽,粉藻其姿。当真是弈奴中的上上品。如此佳人跟了个车都没有的穷傻子,真真让人心疼。”

“放肆!你知道我家公子……”衡姬似乎没想到有人光天化日下寻事,愣了半秒,继而甩开那把扇子,提高了声调怒目喝道。

可她话未出口,就被战云挡在了身后。

“这位公子,常某人有礼了。”那山羊胡子见战云面色不善,举着扇子一拱手,那拱手刻意规规矩矩,透着明显的嘲讽傲慢。

“常……”

“是那位大人……”

“快走……”

“……”

听闻“常”这个姓氏,那些围观的,看上去都有些身份的骨族一瞬间变了脸色,那蠢蠢欲动本欲看热闹的气氛瞬间瑟缩退却了。

那媚骨阁早有伙计通知老板,那老板摇晃着肥胖的身子“噔噔噔”从楼上一路跑下。

那老板一看,居然是常大人,立马跑过去堆满笑容:“大人光临小店,真是令小店蓬荜生辉!不知不长眼的伙计是不是招待不周,怠慢了大人……”

那常大人一抬扇子,打断了老板的嘴。

然后他啪的一声展开扇子,装模作样地在面前扇了扇,“常某人在同这位贵公子说话,哪来的苍蝇嗡嗡嗡。”

这店老板转身看向战云,将“这是那家不长眼睛的公子”几字都写在了脸上。

可老板在对上了战云墨绿色眼眸之时,立马收了神色。

墨绿色的眼睛。

在骨国,玄力括天之上,瞳色才会转为墨绿色。在骨国墨绿瞳仁同样也是身份的象征。

就在老板左右为难之时,战云轻笑开口:“在下同这位常大人一见如故,店老板莫慌。我们出去说话便是。”

“诶诶!无事就好,无事就好哈哈。”老板较忙说道。

战云明白,天启同骨国虽然风土不一,可人性到处都是一样的。

这媚骨坊和对门的酥骨阁,开在离骸顶如此之近的地方,又互相合作,接待身份高贵的骨族,他们在骸顶中绝对都有属于自己的靠山。

而能让这老板如此忌惮的常大人,绝对身份不凡。

常大人听战云这么说,心下以为这穷酸公子哥怕丢人,就同他走出了媚骨阁。同他走到了一个行人几乎没影子的地方。

常大人有身后那两个人高马大如小山的保镖跟着,就从没怕过谁。

“既然公子也说,同我常某人一见如故,那么常某人就开门见山的说话了:你这美娇奴,常某很喜欢,我常某人在这白鹫玄都名声极好,最与人为善,你把这美奴让给我,今后公子行走玄都,我常某人会多多照应的。”

“不知常大人会如何照应在下?”战云冷冷问道,他也不同这家伙文绉绉地你来我往,直接了当地开口接着问道,“在下不同常大人,没见过世面,请问常大人是干什么的?”

那常大人的双眸一眯,浑身散发出了危险的气息来。

这玄都上下,何人不识常大人?这小子,和我装什么?

那常大人的面容冷了四五分,他似乎没有先前的耐心了:

“常某人劝小兄弟别不识抬举,常某人不才,家父是玄太子身侧红人,家中是骸顶里的云骑将军。

“绿眼睛的我府上就有二十来个,常某见多了,只要我愿意,动动指头就会有一群墨绿眼睛给我卖命。

“这样吧,常某人今日就当好人做到底,给你十块云母买车钱,你把这弈奴送予常某人?若不答应,常某人直接砍了你的脑袋抢人,也是做得到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