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红楼春 > 第五百二十章 兵马司成军
听书 - 红楼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百二十章 兵马司成军

红楼春 | 作者:屋外风吹凉| 2020-09-16 07:5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翌日清晨,贾蔷从两具温香软玉的身子间坐起,神清气爽之余,又有些自得。

随着饭量的增长,他的体力是真的在不断增长。

前世虽单身了一辈子,可没见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常见网上有人揭秘,那些吹嘘自己半个小时起步,一个小时平均的骚客们,最后多是两分钟强者。

贾蔷不知道前世他能坚持多久,但却知道,这一辈子,他是真正的王者!

当然,昨晚其实甚么也没做,只是睡的很香甜。

香菱不在意许多,只要贾蔷愿意,她甚么都愿意做。

可平儿这样性子的女孩子,至少目前来说,还接受不了贾蔷胡来……

所以昨晚只是酣睡一场,字面意思。

没打扰还在香甜睡梦中的两人,贾蔷独自悄悄起身,不想路过陪榻时,倔强不肯上正榻的晴雯却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贾蔷忙“嘘”了声,示意她继续睡。

晴雯没好气白他一眼,然后起身服侍。

不过,也是轻手轻脚的。

伺候贾蔷穿好衣裳,又服侍他洗漱罢,晴雯便去厨房里去取早饭。

牛乳、鸡蛋、牛肉、馒头和小菜,摆满半张桌子。

晴雯就坐在桌子旁,看着贾蔷狼吞虎咽,心里很有满足感。

然而这份满足喜悦没坚持多久,就看到平儿和香菱匆匆出来。

平儿要去会馆做事,打算去那边后边吃边和那些女管事议事,所以就不在家吃了,与贾蔷、晴雯打了招呼后,就急急离去了。

贾蔷猜测,许是因为面皮薄,昨晚和香菱一道陪床,虽未曾真个做甚么,但依旧让她臊的早起没脸见人。

香菱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洗漱罢打了个哈欠,坐在贾蔷身边,笑眯眯问道:“爷还想吃甚么,我再给你添些牛乳好不好?”

晴雯只觉得脑门上的火腾的一下就烧了起来,这不是赤果果的抢功么?

对香菱她才不客气呢,咬牙骂道:“坏透了的小蹄子,睡的和猪一样沉,这会儿倒来讨好卖乖!”

香菱也不恼,反倒笑眯眯道:“妹妹别恼嘛,我帮你哟!”

晴雯毫不犹豫的动了手,然后……

贾蔷风卷残云的将半桌早饭吃干净后,上前分开两个俏婢,在两张小嘴上一人亲了口,然后大笑着离去。

这日子,给个神仙也不换呐!

……

东城兵马司衙门,高隆、胡夏、乔北等人看着贾蔷,赔笑劝道:“侯爷还真要干呐?算了罢,我们保证好好干,绝不磨工!”

贾蔷不理会,穿好粗布麻衣,戴上了麻织手套后,问他们几人道:“市井里怎样?有没有替咱们扬名?”

高隆这样的老行伍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侯爷放心,如今满神京城都是夸东城兵马司的声音。昨天东城来的人都多了不知多少,全是来看乐子的,想看看咱们东城兵马司是不是吃错药了,或是又想出甚么敲诈勒索的新法子。不过东城的百姓自会替咱们解释,如此一来,他们瞧乐子归瞧乐子,回头一边夸咱们东城兵马司,一边骂他们的兵马司不当人子。总之,名声一下就叫开了。”

胡夏道:“就算没这一出,咱们的名声也比其他四城强得多。如今东城的青皮地痞,全跑到其他四城去了。那些地下赌坊、私牙、人贩子、暗娼……还有那些帮派,要么投靠兵马司,成了兵马司的帮闲,要么也逃到其他四城去了。东城如今虽还不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也差不了多少。就凭这,百姓们也得夸咱们一声好!”

王遂嘿嘿乐了乐,道:“只夸还不行,我们还让一些人假装成西城、南城和北城的人,跑来骂咱们。这一骂,原本不夸咱们的人,也跟着一起打起人来。”

贾蔷倒吸一口凉气,问道:“这主意谁出的?”

用这种法子激起民族主义,好骚的操作!

眉清目秀的胡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侯爷,属下出的主意,让您见笑了。不过,属下也不敢居功,也是描着侯爷吩咐下来七大区竞争的法子,照虎画猫得来了。”

贾蔷笑道:“别管怎么来的,只要肯动脑筋就是好的。行了,闲话少说,开干罢!”

说罢,一行人出了衙。

真不是作秀,贾蔷亲自拉一架板车,让人往上面装垃圾,然后也不用人推车,一个人拉着往东门而去。

当然,一路人都会有“不知情”的群众惊呼:

“了不得了!堂堂国朝一等侯,还是国公府出身,那样尊贵,居然也在为百姓做事?”

“哎哟!总听人说爱民如子爱民如子,一直就没见过真的,没想到今儿可见着一位!”

“何止爱民如子?还是青天大老爷呢!如今这街坊周围可还有欺负人的青皮?”

“好人啊!这样的好官,就合该公候万代!”

兵马司的人,无师自通,安排好了“假粉”,成功的带起了节奏。

不过,贾蔷也未在意那些,他更多起的,是表率的作用。

兵马司丁勇,和想成为丁勇的帮闲,以及想成为帮闲的外围,七七八八加起来上万人。

只凭一张嘴去说服他们苦干肯定没用,用官位和吃皇粮的机会,诱使他们出力,不是不可以,但时间长了,士气一定低迷。

且干完这一个月,势必会恢复老样子。

唯有让他们知道,兵马司为百姓谋福祉不是一句空口号,而是从上到下都在践行此事,给兵马司这支队伍打造出一个兵魂,才能让这些青皮混子们出身的散兵,生出凝聚心来。

但,仅此仍不够!

经过一整天的劳动后,东城三里外。

一处大大的荒僻校场上。

巨大的篝火点起,四面围坐着累了一天的丁勇们。

一个个又饿又累,嘴上或许不说,心里却满腹怨言。

有的,甚至小声的骂骂咧咧起来……

然而正当场面愈发嘈杂时,忽地,就见贾蔷在高隆、商卓、胡夏、乔北并以铁牛为首的七十二名老兄弟的护从下,阔步跨来。

身高雄壮的铁牛,肩头还扛着一面巨大的旗帜。

旗帜上,居然绣的是一头苍狼!

这阵势,一下就镇住了这群乌合之众,安静了下来。

贾蔷站在篝火前,环顾四周后,指了指那面迎着夜风飘扬的苍狼旗,道:“这面旗帜,就是咱们兵马司的营旗,苍狼!!”

其实在华夏文明中,狼绝对不算甚么好东西。

狼心狗肺,狼子野心,白眼狼……

都带有贬义。

再看看别人的旗帜,如开国四王八公,都各有帅旗。

东龟、西牛、北虎、南狐,这是开国四郡王之旗。

旗上所绣之兽,与四王领兵风格相关。

而麒麟、飞蛇、烛马、龙羊、火猴、天鸡、烈狗、土熊,则为八公旗帜。

其中,麒麟和飞蛇二旗,为贾家所有。

却没人领狼旗,可见一斑。

也许是因为兵马司实在不成器,所以最终只能选狼为旗。

但贾蔷却大声道:“本侯喜欢狼,狼这种畜生,又凶又滑,极招人恨……像不像咱们兵马司的名声?”

这突然的自嘲,让数千丁勇帮闲放声大笑起来。

笑罢,却听贾蔷又声音清澈洪亮的大声道:“但是,咱们兵马司的敌人从来不是百姓,而是那些敢在咱们地盘上为非作歹,欺压良善的恶人。咱们要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恶狼!敢踏进咱们的地盘做坏事,便是来一头猛虎,咱们也要撕烂了他!”

“好!!”

“干死他们!”

“肏翻他们!”

一群粗坯本就野性难训,此刻听闻主将都这般狂放,岂有不激动的?

贾蔷一挥手,几道铜锣声响起,将亢奋的嘈乱压了下去。

他又道:“很多人看不起咱们,瞧不上咱们兵马司。但是打昨天起,多少百姓都在夸咱们!家中的父母妻儿,也将为我们感到荣耀。我们清扫了整个东城,极大限度的减少了时疫发生的可能,难道不是功德无量?这还只是开始!京城太大了,作奸犯科的人少不了,坑蒙拐骗的人少不了,欺负百姓的人,更少不了。这些,都需要我们兵马司来保境安民!

皇上爱民,又信重本侯,信重兵马司!所以,才命本侯扩招兵马司兵员。

所以,说起来,大家皆是天子亲军!

从今往后,兵马司是奉天行法!

你们可愿意,加入兵马司,成为兵马司的一员?”

“愿意!”

“愿意!”

“愿意!”

贾蔷点了点头,不再多说,往旁边退了几步,一挥手。

众人正不解其意,却见铁牛执旗出列,与高隆并肩而立。

另有一人,穿着简直破烂,站在那,激动得隐隐发抖。

立刻有不少人“认出”了此人是谁……

“这不是枣子庙里的曹老六么?”

“这小子是真穷,穷的一塌糊涂!不过他老婆是个贤惠的,知道他穷,就跟人跑了,不给他加负担!”

“曹老六带着一个三四岁的病秧子儿子过日子,没想到跑这来了。”

“你不知道?这两天数这曹老六能干,发疯一样的卖命!就指着能入兵马司成丁勇,吃一份皇粮,也好给他儿子治病……”

一道道“小道消息”传出去后,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位二十来许年轻人的来路。

但他们不解,眼前要发生甚么……

正这时,却见高隆大声对贾蔷道:“禀报侯爷,东城兵马司入营仪式,准备完毕,请侯爷指示!”

贾蔷沉声道:“开始!”

“是!”

高隆重新转过身来,与铁牛并立。

继而,就听铁牛瓮声如雷般吼了声:“曹老六!”

曹老六闻声,“唰”的一下站直身体,声音紧张激动到尖锐,应了声:“到!!”

铁牛瓮声吼道:“兵马司,有多少人?”

预先背了半天的曹老六大声道:“兵马司现在一共有五百零三人,但在兵马司九十六年的历史上,一共有六千九百九十九人!”

此言一出,周围又小声嘈杂起来,这种事,他们居然还是头一次听说。

兵马司居然快有百年历史了?

没等他们议论明白,就听高隆声如炸雷般炸响:“曹老六,你是兵马司第多少名士兵?”

曹老六声音中甚至带有点哭腔,大声道:“我是东城兵马司九十六年历史中,第七千名士兵!我为自己感到骄傲,也为之前的六千九百九十九人骄傲!”

高隆厉声叫道:“曹老六!”

曹老六大声应道:“到!!”

高隆厉声道:“你还记得那些为国捐躯的兵马司前辈吗?”

曹老六大声道:“我记得兵马司为国捐躯的一千二百零三名前辈!”

周围丁勇帮闲们又嘈杂起来,他们从没想过,名声狼藉从来让正规军看不起的兵马司,还有为国捐躯的人?

但是,尽管听都没听过,可眼下听起来,仍有一种强大的荣耀感,由心而生。

铁牛瓮声吼道:“曹老六!”

曹老六大声应道:“到!”

铁牛声如惊雷,道:“当兵马司战斗到最后一人,你是否有勇气,扛起这面苍狼旗,继续战斗?!”

不等曹老六回答,周围丁勇们只觉得身上汗毛都炸了起来。

一种慷慨悲壮的情怀,让他们灵魂都一阵颤栗。

原本东倒西歪的坐相,也纷纷重新坐的板正起来。

曹老六大声道:“我是兵马司的第七千名士兵,我有勇气扛起这面营旗,更有勇气第一个战死!”

高隆道:“曹老六!你是否有勇气,为你的战友而牺牲?”

曹老六嘶声吼道:“他们是我的兄弟,我发誓,愿意为我的兄弟而死!”

至此,高隆和铁牛面对曹老六握紧右拳,捶于左胸胸口,大声道:“东城兵马司丁勇曹老六,归队!”

“是!!”

曹老六同样右手握拳,横捶左胸,大声应道。

而后在鸦雀无声中,回到铁牛身后七十二人队伍中。

贾蔷一步步上前,再环顾四周后,大声道:“我们兵马司,不是乌合之众,更不是一滩烂泥!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加入我们,想加入兵马司,先要扪心自问:当兵马司战斗到最后一人时,是否有勇气,扛起苍狼旗,继续战斗?是否有勇气,为你的战友,为你的兄弟而战死?

我相信在座诸位可以,因为我们生而为人,铁骨铮铮,我们要让我们的父母妻儿因我们而荣,要让曾经唾弃过我们的人,再也不敢瞧不起我们,我们要让这面苍狼旗,永不坠地!

我兵马司,万胜!”

“我兵马司,万胜!”

“我兵马司,万胜!”

“我兵马司,万胜!”

看到这一幕,高隆一边举手高呼,一边心中感慨万分。

兵马司原本只有几百正规丁勇,一下扩充到两千,还有大几千的帮闲……

这些人原本都是各样的出身,不是乌合之众、一盘散沙烂泥又是甚么?

但是,经过今夜,虽然距离精锐还十分遥远,但起码,已经初步凝聚了军心,成军了。

迈出这第一步,往后的强军之路,就好走了……

……

PS:这本书主角的实力进展刚刚开始,总觉得三分之一还没写到,老想快进……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