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报行天下 > 第三百六十章 出手
听书 - 报行天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六十章 出手

报行天下 | 作者:白禾雀| 2020-09-16 08:0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嗯,该来的总算来了。

秦子芊聪明得很,之所以迟迟没提出这问题,估摸着是这场大病让她一直精神恍惚,所以到了这会儿才想起来。

又或者……陷入爱情中的人智商会变低,甜蜜的爱情让她暂时忘却了那些与工作有关的是是非非?

见她问得认真,萧靖也收起了笑容,一板一眼地道:“怎么放出来的?自然是满足了袁家的条件。”

秦子芊刚刚有些红润的脸马上就变得煞白。

之后的那个瞬间,萧靖发现子芊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晃了晃,眼疾手快的他连忙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姑娘。

虽然只能从外在的表现来揣测,但他知道秦子芊刚才一定是眼前一黑又险些晕去。

过了半晌,深吸了几口气的秦子芊方才艰难地道:“你是怕出事才拿证物去换人的,你……夫君如此疼惜于我,我心中是万分感激的,只是……”

她明白,萧靖当时也是身不由己。若她处在同样的位置,应该也会这么决定,毕竟人命才是最要紧的。

可是,她还是觉得不甘心。好不容易才收集到的东西,若是拿出去足可以让无数人沉冤昭雪。眼下既然交回了袁家的手中,只怕曹州的无数恶事就再没有重见天日的一天了。

她也想过:如果萧靖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袁家,选择为那些可怜人伸张正义呢?她应该很是开心的,甚至可以说死而无憾,只是芳心里又难免会有那么一点点酸涩。

所以,这事实在没法两全,她不能因此苛责萧靖。

想到这儿,秦子芊挤出了一丝微笑,轻叹道:“反正事情已过去了,给了便给了吧,将来咱们未尝没有机会再回这曹州来,只是……唉,毕竟辜负了这许多人……”

说着,她的眼眶红了。

一旁哭笑不得的萧靖有点无语:这妮子真是急性子,怎么就不等我把话说完呢?

于是,他轻抚着秦子芊的背,待她的情绪渐渐缓和了,才道:“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说什么?哎,你家相公什么时候因为儿女私情耽误过公事了?你倒是说说看。”

这人脸皮太厚了,你耽误得还少么?

秦子芊小嘴一撇想要反驳他,萧靖却笑着转身走到外屋拿了一摞东西放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

只看了一眼,秦子芊的嘴就张成了O形。

萧靖神秘一笑,道:“我早就说过,山人自有妙计。那袁家是什么东西,跟我玩?他们还嫩了些。再说……”

彻骨的寒意涌上了萧靖的脸颊。他转头透过窗子望着袁家所在的方向,一字一句地道:“杀妻之仇不共戴天。这家人本就恶贯满盈,又差点害了你的性命。如此大仇,岂能不了了之?就算前些日子你还不是我的妻子,你我二人情深义重,我又怎能放过他们?

再说,我是夏家的女婿,丈人或许不便出手,我却不能坐视家中的亲人被人这般折辱。于公于私,我也要与袁家做个了断才行。”

秦子芊似水的眸光柔柔的在他脸上划过,口中却幽幽地道:“这话讲得倒是漂亮,只是不知若我没遭遇凶险,你还肯为那些人鸣冤么?”

萧靖摇头道:“不会,因为时候还未到。”

秦子芊有些黯然。

萧靖又道:“之前开会时我提过,报社存的那些材料有些已可以开始曝光了,事实上咱们也是这么做的。光是过去的一年,报纸就曾针对其中的四、五件事刊载了数十篇稿子。有的有效果,有的没什么效果,可至少也是尽了一份心力。

而这件事呢?它不再是一个村、一个镇乃至一个县了,而是涉及了整整一个州。偏偏曹州又离京畿之地很近,让人不由得不谨慎。不过……”

他忽然话锋一转,激昂道:“自己的女人让人打到这个份上,若不让行凶者付出代价,我还是个男人么?就冲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份私仇与报社的公义本就没什么矛盾之处,扳倒袁家既能为你报仇雪恨又能伸张正义,何乐而不为?”

秦子芊赧然啐道:“休要胡说,谁是你的女人了,咱们可还没成亲呢。”

萧靖微笑道:“那也八九不离十了。你知道么,总有一天咱们要让这世上的丑恶无处躲藏,要为所有真正受了冤屈的人仗义执言……当然,我在有生之年估计是看不到这一天了,不过咱俩的儿子、孙子还是大有希望的。”

秦子芊本来被他颇具理想主义色彩的说辞打动了,还差点就闪起了星星眼,谁知这家伙居然还夹带私货地调笑起来,她在一阵错愕后真的感觉无言以对了。

“好了,吃饭吧。”萧靖笑着喂给她一口粥,意味深长地道:“等你养好了身体,咱就回家!”

半个月后。

秦子芊总算恢复到了能乘车的程度,萧靖二话不说就带着她回了京城。

到了府中,翘首期盼了很久的夏晗雪直接把相公丢到了一边,流着泪扑到了秦子芊的身上。

夏夫人虽不像女儿这么激动,却也红了眼睛。诚然,她对萧靖是有些不满的,毕竟秦子芊是以工作的名义跑掉的;可是,她又十分感激这女婿,若不是他当机立断又忍辱负重,子芊只怕就回不来了。

再说,阴差阳错地“亲上加亲”的他已成了夏家的双料女婿,子芊嫁出去也是萧家的人了,她更不好说什么。

直到戌时,一对分别月余的新婚夫妻才聚到了一处。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小两口自然少不了一番温存。到了后半夜,一切终于归于沉寂。

夏晗雪枕着萧靖的手臂,红着脸蛋嗔道:“看来奴家要和娘说一声,尽早办了你与表姐的亲事。”

萧靖奇道:“为何?”

“你一露面就把人家折腾得要死要活的,天长日久的谁受得了?”夏晗雪扮了个鬼脸,道:“既然是姐妹,怎能只让奴家一人受苦?哼,表姐来分担一下也好。”

萧靖大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一提到秦子芊,夏晗雪又不禁面露忧色:“表姐伤得不轻,家里的郎中说至少还要养上几个月。哎,那袁家人竟然这样残忍,难道真的不能为表姐讨回公道么?”

萧靖朝她眨了眨眼,高深莫测地道:“谁说我们不能还手?呵……你夫君已经出手了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