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客网 > 奇幻·玄幻 > 我自镜中来 > 第679章 平康坊与东市

我自镜中来 第679章 平康坊与东市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我自镜中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自镜中来第679章平康坊与东市第679章平康坊与东市

“对了,你说东市离那里很近,那东市都是卖什么的?”欧格雅感兴趣的问道:“西市卖衣服和珠宝?”

“不是,西市是最繁华的,药材、笔、丝绸、衣服、鞋子,有……哦,什么都有,还有柜坊,就是存钱的地方,那里还有胡商开的店铺,就是外国商人,哦,对了,那里还有常平仓!”梦儿高兴地说道:“对啊,常平仓里有白米啊!”

“啊!白米?”我高兴起来:“水稻?太好了。”

艾尔莎激动的差点哭出来:“你会做吗?”

“没问题,今晚大米干饭把子肉!”我笑着说:“哎,那里有卖肉的地方吧?”

“当然,应有尽有!”梦儿点点头。

“好厉害啊。”特蕾莎说道:“东市呢?”

“东市啊,很多店铺是相似的,那里也有一个常平仓。”梦儿眼睛一转:“除了凶肆,就是平准署了!”

我皱了皱眉头:“凶肆?干什么的?”

“卖棺材的!”梦儿突然说道:“不去西市了,去东市!”

我只听见车夫叹了口气,对他来说,东市、西市都一样,不认路……

梦儿立刻对欧格雅说:“快去叫住朱莉,让她跟我们来。”

“这个平准署……”我苦笑了一下:“莫非有什么好东西?”手机端一秒記住→m.\B\iq\u\g\\o\m\。

梦儿嬉笑起来:“到了你就知道了。”

欧格雅立刻让狮子追上朱莉,朱莉骑着摩托车回来了:“去住的地方?不去那条街市了?那里可是有好多好东西啊。”

梦儿趴在车窗上,笑着说:“是不是前面往左拐的那条路?”

“对啊。”朱莉点点头,小声说:“现在没人管,谁捡到是谁的,精灵族都在那,他们对金银珠宝不感兴趣,但是丝绸衣服,都喜欢得很。”

梦儿很鸡贼的笑着说:“你们还没发现东市?”

“东……”朱莉瞪大眼睛:“还有一座街市?”

“有啊,就在我们府邸边上。”梦儿挤挤眼:“我带你去。”

朱莉立刻点头,笑的很开心,我一看,算是服了气,一家人,都是眼珠乱转,盘算着什么,白羽笑着问:“你说的平准署是干什么的?”

“市署、平准署、常平仓,东、西市都有,常平仓都是放白米和小麦,没什么特别的,市署,就是管理市的官署,也没什么特别,可这平准署,就不一样了,西市的平准署,售卖的是一些各处官署不用的物件,可这东市……”梦儿笑的很鸡贼:“卖的是没官之物。”

白羽摇摇头:“听不懂,什么叫……没官之物?”

“就是说,官吏犯了错,抄家后的东西,都在那卖。”我笑了起来:“看来有好东西啊。”

“不止,永安宫、大兴宫的东西,都在那出售。”梦儿眯着眼笑着。

温妮瞪着眼睛,连连点头,朱莉偷偷擦了下口水,欧格雅倒是比较委婉,只是伸手摸了摸披风里的魔法阵,艾尔莎则笑着说:“抄家去!”

白羽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样……好吗?小影,你在干什么?”

小影把背包里零食什么的都倒了出来:“装东西啊。”

特蕾莎苦笑着说:“都让卡罗带坏了。”

“有我什么事?”我苦笑着说。

到了平康坊,大家就很委婉的让车夫驾车回去了,艾尔莎还很好心的告诉他,回去的路上看见什么喜欢的,可以随便拿。

我本想先去看看住的地方,谁知道朱莉把摩托车往平康坊长宁公主府的大门口一停,挥手设了道魔法屏障:“好了,我们的了。”

梦儿突然笑着说:“夫君,不许去那边哦。”

“那边?”我愣了:“哪边?”

“这里是平康坊,北边的坊是崇仁坊。”梦儿比划道:“两个坊中间的夹道,西夹道是我们的后门,可东夹道,是三曲!你可不能去。”

“三曲?那里有卖什么?是不是……”温妮跟梦儿耳语了一句,梦儿摇摇头,很严肃的说:“是有,但是那里的东西千万别拿,不干净的,三曲是妓院。”

白羽愣了:“啊?怎么住这?”

梦儿指了指大门口的牌匾:“这怎么了?公主府啊,哦,放心,有高墙围着呢。”

我笑着问:“公主府……跟红灯区隔着一条街?”

梦儿白了我一眼:“跟我来吧,前面就是东市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好了,你们似乎误会了。”

众人点点头,梦儿先指了指对门那一家:“这里府邸还有个后门,后门在北边的大街上,我们的对门,从西往东,是褚遂良的家和裴行俭的家,夫君,你应该听说过他们俩吧?”

我点点头:“嗯,大官。”

“嘁。”朱莉翻了个白眼:“亲爱的,不知道就说不知道。”

“爸爸其实知道的,他就是故意逗我们。”魅儿笑着说,我笑了笑:“褚遂良,辅佐李治的大臣,尚书左仆射,大书法家。”

“是尚书右仆射。”梦儿笑着说:“比本森差不了多少。”

“哦,确实是大官啊。”朱莉说道,她一皱眉:“这么大的官,住这里?”

“平康坊是唯一一个全年晚上不宵禁的坊,也是长安城,最热闹的地方。”梦儿笑着说。

特蕾莎笑着问:“那他也是你的亲信大臣喽?”

我眨眨眼:“没,他死得早。”

梦儿看着我笑了笑,李治后来要立武则天为皇后,褚遂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得罪了李治和武则天,被一贬再贬,最后好像是贬到了越南去当地方官,哦,那时候越南也有一部分是大唐的领土,这位大书法家,就郁郁而终了,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一是因为他是初唐四大家之一,二是因为武则天临死前,在遗诏里,恢复了他后代的财产和名誉,或许,梦儿那时候就后悔了,嘿,没想到今天跟他成了邻居,哎?一会上他家弄两幅字画去。

“那么这位裴……裴什么来着?”欧格雅问道。

“裴行俭我就……”我苦笑了一下,这位好像也是因为立后的事,惹到了我臂弯里的小冤家,我记得他打过西域,是个很厉害的武将,其他的……

“礼部尚书兼检校右卫大将军。”梦儿流利的说道:“文武双全,字写得也不错,估计也算是个书法家。”

“哦,他是个将军啊。”特蕾莎自动忽略了‘文武双全’的概括,笑着看了看人家的大门:“可这武将家门口,看着……”

梦儿笑了笑:“他后来搬家了,这房子给他儿子裴光庭了,他……哦,搬去了延寿坊,就在西市西边的里坊。”

“哦,这就到了十字街了,对吧?”艾尔莎笑着说,梦儿点点头。

温妮问道:“不是说,一个大坊,有十字大街分割成小区,每个小区里,还有十字巷吗?”

“有啊,我们家里是不可能有的,毕竟我们占了平康坊的整个西北区,褚遂良和裴行俭的宅子,只是占了西南小区的半边一溜,他们的宅子南边,还有房子,都是上都留后院,就是各州,在长安办公的地方,每个州都有一间留后院,比如说……”梦儿想了想:“哦,比拉城的上都留后院,皇帝发了圣旨,官吏们就传达到这里,有比拉城专属的上都留后院,负责传递到比拉城,其他公文也是一样,反过来,比拉城有事奏报,也要传到这,由这里再往上递交。”

听着像个行政专用的邮局,我耸了耸肩,太复杂了。

“只是传递公文?”温妮问道。

“不是,还有很多职责,比如说各地的考生,也要来这里报道,就是我们搞过的科举。”梦儿笑着说:“他们要递交名单,安排考生。”

“哎,这家的房子好漂亮啊。”特蕾莎问道:“这里住的也是官吏?”

“不,这里就是三曲之一了,这是南曲,往北是中曲,最北边,就是北曲,南曲……很高档的妓院,这里的姑娘,都很有才华,诗词歌赋无一不精,而且很多卖艺不卖身。”梦儿拍了我一把:“夫君,你探头看什么?”

我笑着说:“就是瞅瞅,中曲和北曲也这样?”

“不是,北曲最乱,老百姓玩的地方,中曲,是有身份的人去的,南曲就不同了,社会上层人物。”梦儿说道:“走吧,别看了。”

我立刻被大家拖走了,结果她们又回去,往里面瞅了几眼,我看的哭笑不得,梦儿指着右边说:“南边以前是李靖的宅子,北边是阳化寺。”

“谁?李靖?”我愣了:“药师?卫国公!他也住这?”

梦儿点点头:“是啊。”

“李靖是谁?”朱莉笑着问。

“你可以理解为……欧根那样的人物。”我很勉强的说道。

“好了,快去东市吧。”温妮笑着说。

东市……

我叹口气,左手拉着小影,右手拉这魅儿,看着摊位上的烧饼,又看了看招牌问:“你们吃胡饼吗?”

魅儿摇摇头,看着旁边的一家卖丝绸衣服的店铺,店铺关着门,梦儿把朱莉她们都拉了进去,魅儿不满的说:“等好久啊。”

我苦笑着叹了口气,命令是……等着。

我仔细看了看周围的路边摊,旁边的摊位:“有意思,你们谁吃烧烤?这炉子刚升起来。”

小影苦笑着摇了摇头:“爸爸,这里除了吃,就是卖衣服吗?”

“怎么会?你想要什么?”我笑着说:“大唐什么都有的。”

小影笑着说:“我要一把你那样的横刀。”

我点点头:“可以有,魅儿呢?”

魅儿立刻说:“我要……妈呀!”

别说魅儿吓了一跳,我也吓了一跳,梦儿带头从店铺里走了出来,不过这脸……

“好看吗?”梦儿笑着问,我笑了笑:“那个,你唇膏没涂匀,脸也……太白了点吧?”

梦儿的唇膏就涂了上下嘴唇,中间的那一点,脸涂得雪白,火红的胭脂,把两边的面颊都涂满了。

艾尔莎没画这种夸张的妆,只是换了身唐朝女子的衣服,她施法笑着说:【是不是挺像日本的……】

我微微点点头,朱莉看了看梦儿:“我就说他不喜欢吧?”

“还好没剃掉眉毛……”欧格雅松了口气,她整张脸,被梦儿画的……这么说吧,半夜十二点,300米外看到,你都有想摸枪的冲动。

梦儿叹了口气:“唐朝女人都这么画,这是最流行的。”

我掏着耳朵点了点头,梦儿笑了:“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嬉笑着说:“原来的就挺好,不过额头画的这个花,倒是挺好看的。”

“俗!”梦儿笑着说:“这叫金钿,是薄金片贴上去的。”

“哦,金钿,金钿。”我点点头:“不过衣服挺好看。”

特蕾莎笑着说:“把妆卸掉好了,不过这衣服有些冷。”

“那边有卖锦缎披风的,我们再拿几件好了。”梦儿指着不远处说道。

朱莉立刻点头:“卡罗,施法,给我们卸妆。”

“哦,好啊。”我笑着说。

艾尔莎笑着跑开了:“我就免了。”

卸完妆后,我就跟着这群唐朝美女,去了平准署,温妮还洗劫……不,是清空了沿途的几家商店。

平准署,还真是有好东西,不过大多是旧货,也不是很旧,大多8成新吧,但是也有新的,这下小影高兴了,满满的几架唐刀、弩和长杆兵器,还有战甲,做工精致到了极点,新的寒光耀眼。

“这平准署,怎么还卖兵器?”我问道,梦儿翻了翻记录:“这当然是非卖品,大唐对兵器管制很严格,这些肯定是没收来的,应该还没来得及交接,记录……没有,不知道是谁的,不过有钱置办这些,想来是哪个武将吧?”

“造反?”

“谁敢?这是陪葬品。”梦儿笑着说:“估计是逾制了,大唐重孝道,有些做儿女的,给征战过沙场的父亲,会提前置办一些。”

我拿起一把唐刀,拔开一看,眯起眼睛问:“陪葬品……需要开锋吗?”

“所以说这是哪个武将的东西,谁用样子货陪葬?”梦儿笑着说:“你听说过用假的金银器当陪葬品吗?”

我点点头,指了指一杆近3米长的长刀:“这也是真家伙?用这个上战场?”

“哦,陌刀,我懂了,就是这个惹的祸。”梦儿笑着说。

“这就是陌刀啊。”我从架子上抽出一柄,入手挺重的,大概10公斤左右,拿着并不费力,但是要想挥舞……

我摇了摇头,又给放了回去:“陌刀惹什么祸了?”

“唐律严令,陌刀禁止陪葬,这算是……新式武器。”梦儿笑着说:“哎?兽人族或许喜欢,听说这东西靠腰力劈砍,没经过训练,就会受伤,他们一准没问题。”

我点点头,扛起一杆,准备给奥格瑞姆看看,谁知梦儿笑着说:“你可真不嫌重,家里一定有的。”

“对啊,公主府,肯定有卫兵的。”我笑着说。

“那叫府兵。”梦儿走到中间一套办公桌前坐了下来,看着四周感慨道:“哎,好像回家了一样。”

我看了看抄家大军,她们还在忙碌,这些‘七彩蝴蝶’飘过的地方,架子和箱子立刻干干净净的。

我又试了试几张弓,然后看着梦儿:“亲爱的,这盔甲怎么穿?”

梦儿苦笑着说:“说了是陪葬品的。”

“不是还没陪葬吗?”我笑着说:“唐朝的铠甲,最好了。”

梦儿笑了笑,走过来,挑了一副似乎是将军穿的盔甲,给我披挂起来,十几分钟,就给我穿戴好了,不过……

“我去,这太重了吧?”我走了两步,就觉得很费力了,要是坐下,我不一定能站起来。

梦儿打量了我一眼,笑着说:“夫君,想当大唐的兵,你这身材,还显得瘦弱了一点,能穿这种铠甲,都是精悍的武将。”

我活动了一下肩膀:“不会,练练就习惯了。”

梦儿笑着摇了摇头,看向温妮,哭笑不得的说:“温妮,那些是香木,最贵重的就是那些。”

温妮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匣子,发现里面是些整齐的黑色圆木棍,就给倒出来丢到了一边,把匣子丢进了魔法阵,她一听,就愣了:“这个?”

梦儿拿过一个小香炉,把那些黑色的圆木棍,用小刀像削铅笔一样,片下十片左右木屑,然后从火盆里,用火钳夹起一块似燃非燃的小木炭,放进了香炉中,最后,把木屑撒了进去,盖好香炉盖一推:“好了。”

几秒种后,香炉里就飘出清幽的蓝色烟雾,一股极其浓郁的香味,飘散了出来,温妮点点头:“跟宫廷里的熏香一样,不过那些是小枝杈。”

“对,这些一定是陈年的香木,味道要好很多,试试。”梦儿笑着说。

温妮惊喜的点点头:“还真是好东西。”

“瞧,我说他们在这吧。”说话的是老严,老严笑着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本森、精灵王他们,我笑了笑:“老严,怎么猜到的?”

老严摇摇头,笑着说:“长安城的建筑,左右对称,怎么可能只有一座市场,应该在相对的位置,还有一座才对。”

本森抽了抽鼻子:“啊,这香……味道真好啊,哎,这是官署吧?”

精灵王笑着说:“有梦儿带路,他们一定能找到最好的东西。”

“呦,看看这刀!”奥格瑞姆果然喜欢,他拿起一杆陌刀说:“好东西啊!”

“哦,陌刀。”老严笑着点点头,然后敲了敲我胸口:“这就是明光铠了吧?”

“不,那叫光要铠。”梦儿笑着说。

朱莉哼了一声:“老严,来的也太快了吧?”

老严苦笑着说:“我又不抢,就是凑个热闹,丞相想弄些茶叶。”

精灵王试了试一副弓箭:“嗯,还不错,就是软了点。”

嫌弓不好,你往魔法阵里放什么?

温妮还是很大方的,给本森拿了几包茶叶:“这个怎么样?”

本森笑呵呵的拆开竹叶,闻了闻,点点头说:“嗯,这是好茶啊。”

梦儿看了看:“哦,贡品茶,奇怪,平准署怎么会有这些?”

“不是没收的?”我问道,梦儿摇摇头:“贡品茶,上哪没收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